亚洲28365 > 典型案例

警惕!这个邪教组织在偷偷发展壮大!  

   文章来源:    时间:2017-05-22


“全范围教会”,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尽管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被定为邪教组织,近年来鲜有他们的消息出现。然而近日,我接触到了几位“全范围教会”的核心信徒,通过她们的讲述,为我们揭开了这个邪教组织的诡秘面纱——原来,“全范围教会”从未离去,她们一直在偷偷发展壮大!

  早些年时候,“全范围教会”更多是与“信徒大哭”、“哭喊才能重生”等行为联系在一起,自从它们的教主徐永泽逃到境外以后,这个邪教组织似乎就慢慢销声匿迹了。可是鲜有人知道,多年来,它们围绕“中国文化福音化”、“建立神的国度,自己与神一同管理”的目的,向农村地区派遣“福音使团”进行传教,专人进行讲道、专人负责聚会、专人提供场所,它们多年来一直在农村地区潜伏、发展,已经拥有了数量可观的一批邪教信徒,长期进行数十人甚至近百人的大型聚会,影响非常恶劣。

  利用当前流行的文化娱乐方式开展传教活动

  讲述人:冶足华,女,孝感市孝南区人。

  我们“全范围教会”和其他“全能神”、“法轮功”不一样,我们才不会就那样直接上去跟人家传福音,那是很难成功的。我们加入教会以后,会专门有人来问我们平时喜欢干什么,比如我一直喜欢跳舞,于是教会就安排我加入了舞蹈队。进去以后才发现,我们学习跳舞是不能够回家的,教会专门有人把我们集中起来学习一个星期到半个月的时间,专门派一些人来教我们跳舞,我们十几个人生活在一起,每天就是学习舞蹈和如何传教。等到我们学会了以后,再以舞蹈队演出的形式到处去跳舞、表演,每次教一些陌生人跳舞的时候就会抓住机会给她们传教,告诉她们加入教会可以学习更多舞蹈,还可以得到保佑和庇护,去参加一些“生命会”这样的学习交流会,很多人跳舞跳熟悉了就加入进来了,我们这样传教的成功率是很高的,其他人哪会想到我们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传教呢,都以为我们是专门跳舞的。当然,除了跳舞以外,我们还有一起学习、一起唱歌的方式进行培训,这些都是我们农村妇女想学又学不会的东西,所以教会就用这些方法来拉更多的信徒进来。

  专门修建、改造房屋用于大型聚会

  讲述人:匡运平,女,孝感市孝南区人

  在“全范围教会里”的这些年,我们每次聚会虽然都是去别人家里,但是我们都清楚那些人的屋子是专门用来聚会的,哪会有人在自己两、三百平米的家里修好几个男、女卫生间呢?又会有几个人不在屋子里摆家具而是摆放几十张床铺呢?记得有一年我家房子准备翻新,当时正好教会一个长期聚会的房子被查封了,就有人提议,我在教会里面信了二十年时间了,家里条件也不错,到了该为教会做点贡献的时候了,于是我在改建房屋的时候就想,这里以后就是用来给大家聚会的,于是拿了二十几万出来改建房屋,修了好几个男、女卫生间、挂了八、九盏吊扇,放了很多床铺被褥,还专门空了一面墙用来为聚会提供投影放映用,至少我以前去别人家里看见就是这样修建的。房子修好以后,教会当时非常认可我,因为是在我自己家里,隐蔽性好,其他人也不好怎么查看,每次聚会都比较安全,这也是我们“全范围教会”一直提倡的形式,说是这样不容易被察觉。

  长期秘密举行大规模封闭式邪教活动

  讲述人:李香香,女,孝感市孝南区人

  在我看来,我们“全范围教会”的活动很难被发现,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每次参加的聚会都是封闭式的,不会有人走漏消息,每次封闭至少5至7天时间,大概有30到70人参加聚会,人数确实挺多的。在我们农村,农闲的时候并没有太多事情,所以我们经常可以好几天时间都关起来聚会。每次都是到了别人家以后同吃同住,从早到晚听别人讲道、放一些视频,一起吃、一起学、一起住、一起哭,教会一直提倡痛哭才能得重生,所以我们总在一起哭,一边哭一边唾骂自己,觉得自己是废物、是恶魔、只有得到神的眷爱才能重新生而为人。每次我们几十个人在一起哭啊闹的,虽然很累,但也基本可以按照讲道员所说的去做,曾经我们也都想过不能再哭了,再哭眼睛就哭瞎了,但是这样的聚会参加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如果不去,用讲道员的话说那就是会遭报应的。

  打着基督教的幌子发展家族式信徒

  讲述人:李三毛,男,孝感市孝南区人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基督教的牧师,我的妻子也是,至少教会的人是这么蒙骗我的。很多年前,最开始是我妻子加入了“全范围教会”,当时教会一直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印刷一些关于家庭和睦之类的小册子给她看,说最大的福报就是全家人都加入进来才能够得到保佑。在妻子的劝说下,我和儿子也进入了教会。加入教会以后,她们一直尊称我为牧师,虽然我没有经过洗礼,也没有去过教堂,更没有参与注册登记,但教会经常把我作为牧师派到别人家里讲道,放一些视频给其他信徒看,在其他人眼里,我就是受人尊重的牧师。回到家以后,我和妻子、孩子讨论的也是一些教会的事务,可以说,我们全家人都被精神控制了。在听我讲道的一些信徒之中,像这样全家人一起参加聚会的也不在少数,教会经常给我们一些关于家庭方面的内容让我来讲,说是加入进来参加聚会能够弥合家人之间的裂痕,能够让全家人都更健康、幸福,每次我讲道,都看见下面坐着很多老父亲老母亲、儿子儿媳、孙子孙女,都是拖家带口听我说,等这些人都进入角色以后,我也会按照教会的要求去再放一些关于自然灾害、世界末日的内容让他们看,他们就会感到害怕,就不敢离不开教会了。

  “全范围教会”,虽然在一段时间内远离了人们的视线,但通过和几位痴迷者的接触,我们发现这个邪教组织从未真正消失,相反,它们既有邪教发展的策略,也有明确活动的方向,既有传销式的模式,也有迷惑性极强的手段,更已具备了一定基数的信徒和专门的场所。可以说,“全范围教会”的目的绝不仅仅是发展几个信徒、举办几次聚会那么简单,它一直变换方法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