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28365 > 头条新闻

以科学严谨著称的国内某知名高校,为何混入一股“神秘力量”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    时间:2017-06-30


近日,国内某知名高等学府内,出现了一幅颇受争议的学术报告海报:

?主讲人的名字叫修茹琳(也有写作修茹林——编者注),在这个搜索引擎也查不到的名字后面,跟着一串又长又复杂的头衔。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美国夏威夷理论物理研究所博士”。

从海报简介看,这场讲座的内容也十分“新颖”。主讲人将从量子力学和道科学的角度解读什么是灵感,什么是通灵,并将现场演示一些简单的通灵方法,教导学生如何科学修仙、用量子力学走上正确使用通灵术的道路。

然而,这幅海报在校园内张贴还没多久,便引起了不少网民的注意,质疑之声扶摇直上,甚至有人直呼被辣了眼睛。


?宗教界人士、知名博主@全真道士梁兴扬更是发文称,“这简直是对科学和宗教的双重侮辱”。呼吁“无论迷信披着什么样的外衣,必须严厉打击!”

?也难怪会引发舆论风波。毕竟,量子力学这类科学领域的专业名词,无论怎样看,都无法和通灵这件事联系起来。

事实上,修茹琳也并非将这些概念糅杂在一起的首创者。她的导师是沙志刚,“脑灵身医学”的创始人,自称能创造一种可以给人治病的“源场”,以及称自己已被上天选中向人们提供“灵道魂能量传输”。

不过,正是这位沙大师,曾被美国著名邪教问题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评价为,“明显的自我标榜、唯我独尊言论,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邪教头目’这个词。”

一时间,量子力学、通灵、邪教……各种看似不相干的名词交织在一起,让这股涌向高校的“神秘力量”备受关注。

“灵修科学家”修茹琳与她的导师沙志刚

说起这次引起风波的讲座主讲人修茹琳,她的导师沙志刚其实在数年前就已经引发过争议。美国邪教问题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曾专门对他的言行进行过分析研究,并于2015年4月7日发表题为《谁是沙志刚博士兼大师》(Who is Dr. & Master Zhi Gang Sha?)的文章,将沙志刚与诸如“大卫教”大卫?考雷什、“统一教”文鲜明等邪教头目做了类比,认为其语言、行为等,与这些邪教头目有颇多相似之处。文中更是指出,有批评者认为,沙志刚是用“洗脑”的办法诈骗钱财,敛钱手段包括售书、有偿服务、昂贵的“业障清除”,以及被人们称之为“洗脑静修营”的不菲收费。

比如,瑞克?艾伦?罗斯在文中指出,沙大师写书的方式跟一般作家不同,他声称自己书中的每句话都是神传授下来的。“当我创作的时候,天上有一个团队在指导着我、帮助着我。”据沙志刚解释,这个“天国团队”的成员包括弥勒佛、元始天尊、耶稣基督甚至爱因斯坦、牛顿等,都在头顶的上方指导着他。怀疑沙志刚,就等于是怀疑佛陀、基督和爱因斯坦等。

再比如,瑞克?艾伦?罗斯指出,沙志刚还声称自己拥有长生不老的秘密,知晓“单句密禅”,其中有个单句密禅“能够解释所有疾病的起因,并且还能保证所有疾病的痊愈……”。甚至称靠“意念能”便能收到治病、康复的效果,建议弟子要持续反复念诵,如后背疼,就“大声呼喊:魂灵如令、祛我背痛!”

另外,罗斯指出,沙志刚还说他自己能创造一种可以给人治病的“源场”,在沙的《灵脑身的科学体系》一书中,称“我是源的仆人、载体和通道,是源给予了我名誉和权力,让我与之联系,并建立源场……我的这本书中永久性地储存了程序化过的道魂能量传输(下载)力。”

此外,罗斯还指出,沙志刚在自己的网站上声称自己是一名“常规现代医学(译注:主流医学,即西医)的医学博士”。然而蹊跷的是,网站上没有任何地方提到他具体上的是哪所院校、在哪毕业和在哪获得的医学学位。

种种迹象让罗斯得出结论——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邪教头目”这个词。并援引了大量批评者的话,对沙志刚提出质疑。

“灵修”还是淫秽?奥修邪教衍生出的谭崔班

当然,一切的猜疑,还是因“灵修”而起。

灵修,即“灵性的修炼”,本是一个宗教术语。它常见于各种神秘主义以及各大宗教之中。神秘主义是指包含人类与神明或某种超自然力量结合为一体的各种形式、经验、体验,并且强调这是一切宗教共有的现象。神秘主义者的基本信条是世界上存在超自然的力量或隐藏的自然力量,这种力量可以通过特殊教育或者宗教仪式获得。

?但近年来,社会上也不断冒出各种打着“灵修班”旗号的机构四处招摇撞骗。他们精心包装自己,宣传自己的理论,吸引不明所以的人前来参加课程,进行所谓“净化心灵,美好人生”的心灵修炼,但其实,不过是将宗教、科学、心理学的一些内容杂糅在一起,假借净化心灵之名,行招摇撞骗之实。

在曾经被起底的灵修班中,有两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一个是秦铭远联合李一非法创办的“缙云山国际社区”(铭远国际静心中心)。该静心中心主要开设的是谭崔课程,在这种“灵修”课程中,他们鼓吹“换妻”、“换夫”、“性解放”行为,教唆男女信众在“灵修”过程中实行“性杂交”和聚众淫乱。

“谭崔”一词是印度语Tantra的音译读音,是一个特殊的瑜伽流派性力派,注重性交。与此相关最为知名的教派便是恶名昭彰的邪教奥修教。奥修教的创立者阿恰里亚?拉杰尼希本是印度一户富人家的孩子,但在1953年,他突然自称得道开悟。1966年,他辞去在大学任教的职务,开始四处传播他的理论,号称要把生命奉献给“人类的灵性复兴”事业。1971年,他声称自己是一位圣人转世。1972年,约50名西方人成为了他的信众。

奥修教声称世界上只有他的宗教才是唯一正确、唯一可信、唯一智慧的。唯有他是真理、是正道,攻击所有其它宗教骗人。所以,这一教派又被人称为“唯一教”,其最大的特点就是鼓吹淫乱。

拉杰尼希本人也相当擅长演讲,并且还会玩弄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在给信徒喝的“圣水”中加入麻醉剂,好让信徒产生幻觉陷入癫狂。

更为可怕的是,当奥修教被西方及印度认定为邪教时,东方却对它不甚了解。拉杰尼希的一些弟子通过出版翻译他的大量讲道集和开设各种静修中心,使奥修教团在东方一些国家和地区大有发展,其中,就包括中国。

可能是拉杰尼希的外貌太具有欺骗性,我国一些大出版社也曾将他这些书作为“智慧金言”,先后出版了《奥修智慧金言》、《印度哲人奥修如是说》、《奥修人生箴言》三大系列丛书。

?在《羊城晚报》的报道中,一位女学员回忆起秦铭远的谭崔班上课的情形:“……像动物一样,在地面上爬行,像一头母狮子一样,摇摆着,扭动着往前爬行。(我们)想象动物发情的样子,像动物交配时一样叫着,我还是比较被动,感觉到自己有渴望的,但是不愿意主动,似乎主动就需要自己去承担羞耻感……”

发起这类课程的秦铭远本人,号称自己八岁就开悟了。听他“传道”的学员可以举行拜师仪式,然后称他为“师父”,自己则是“门徒”。根据2013年网易新闻的文章:“‘门徒’跟‘师父’有一种关系模式是‘臣服’。秦铭远宣称,这是身心灵蜕变的一个捷径。在内部分享网站及QQ群里,‘门徒’们狂热表达对秦铭远的热爱:‘师父,一早起来第一感觉告诉我,假如我的心不和您在一起,生命将失去一切意义’;‘我想跟师父分享我的喜悦,空气中到处散播着师父的气息,爱的气息,到处都是。’;‘师父就是整个存在,他已不再是某个人,而是整个存在。’”

?直到2012年,秦铭远的静心山庄才被彻底查抄。然而,现如今的市面上明里暗里仍存在着这些深受邪教影响的“灵修班”。

精神控制与洗脑:“生命源泉”衍生的灵修班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类似“生命源泉”这样的精神传销式灵修班。

相比起秦铭远的谭崔班,“生命源泉”中所涉及的宗教成分相对较少,然而其恶劣程度比之谭崔班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根据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的学者郑建生介绍,上世纪60年代,一个叫亚历山大的教授创立了心灵动力课程,而有学者认为,该课程实际取材于灵学大师埃德加?凯西及神智会的思想。后来,“心灵动力”这一课程在美国发展为“生命源泉”。1994年,生命动力进入香港市场不足4年,却已拥有7000多名学员。国内存在的一些类似精神传销的“灵修班”,也基本都脱胎于“生命源泉”,课程方式大同小异,基本都是借用一系列含有强烈心理暗示的课程达到控制学员精神的目的。

?在一位名叫李亚玲的记者的“卧底”记录中,“生命源泉”培训班为学员制定了详尽到类似于法律文书的“12条守则”,包括不能迟到、不能泄露上课内容等。

在初级课程中,有一个名为“废墟”的游戏。内容大概是讲师在极有感染力的音乐声中要求学员回忆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被气氛影响的学员有的开始啜泣,有的干脆痛哭,甚至有人撕扯起了自己的头发。这种群体催眠确实将参与者的心灵摧毁成一片废墟,甚至有一个福建学员上课后竟赤足跑到火车北站撞火车自杀身亡。

诸如此类摧毁人身心健康的游戏还有很多,例如让学员挨个站在其他人中间接受其他人的批评甚至辱骂。又或者假装学员们同在一艘即将遇难的船上,要求每个人投票给四个自己想要拯救的人,并对着那些自己救不了的人说一句:“我不关心你,你去死吧!”这些游戏都是在封闭的、空气混浊的室内完成的,几乎没人能保持着健全的身心做完所有游戏。

通过前面所有课程还没有退出的人,将继续上高级课程。到了这一步,课程就几乎完全是传销组织发展下线了——导师会给每个学员安排“拯救”任务,要求学员在一定时间内发动一定数量的家人朋友一起来上课。根据李记者的描述,她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情况:“有一天开会时,一个男学员意气风发很有成就感地对全班同学说,‘今天为了来参加这个活动,我老婆都出走了,但我还是来了。’说完,很感动地望着大家,仿佛自己很伟大。大家也热泪盈眶地大呼‘YES’。”

如今,“生命源泉”虽然已经消失,但类似“探索工作坊”这样换汤不换药的衍生品却层出不穷,甚至明星也中招。

你的心也有漏洞:难逃的骗局

不管是谭崔班,还是“生命源泉”灵修班,其本质都是利用人本身的弱点进行的骗局。这种骗局往往在脱离那个环境后会很容易反应过来,但身处“课程”环境中时,是很难发现自己的精神正被那些假大师们玩弄的。

因为,他们会采取各种手段先吸引你,让你觉得这和参加正常的活动没什么两样,进而再不断洗脑你,直至能控制你。

比如,市面上畸形的“灵修班”,大多是借用宗教、科学或者心理学的知识包装自己,因为这些知识要么太过专业,要么太过玄虚,不深入研究,很容易就会被唬住。很多人会上当受骗,正是因为他们对这些知识一知半解却又无限向往。

紧接着,他们有一系列仪式或规则等着你。比如重复的祈祷、诵经、说方言、自我催眠,或者各种冥想打坐。这种修炼手法,如果使用得当,的确能对人的身心健康产生好的效果。但如果被邪教或类邪教组织利用,就会变成一种精神控制和强制手段,因为在信徒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邪教头目利用这种手法很容易向他们灌输自己的理念。

心理学家玛格丽特?辛格就曾指出:“冥想本身没有好坏之分。但是,如果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向你兜售他的课程、说服你把性命交付给他的时候,那你必须要小心。”

更为关键的是,并非学习科学崇尚理性的人在这种骗局面前就能无懈可击。例如刻画出福尔摩斯这一人物的柯南?道尔,自己却是招魂术的忠实支持者,在他一生所作的60本书中,有20本都是关于招魂术的内容。这种反差实在与他生命中经常丧失亲人朋友的经历脱不开干系。好奇,痛苦,懦弱……这所有都会促使一些看起来理性睿智的人不问苍生问鬼神。

但是,玄学救不了心理病,只会让你病的更重而已。在对人类未知的探索中,迷信也从未离我们越来越远。它可以是封建的,也可以是科学的,甚至还可以有其他更多外衣。科学技术虽不断在进步,但迷信,从没有失去过它生存的空间。